為了愛而工作

「在工作中成聖,指的是任由自己被聖神所聖化,祂增加我們的愛德。」

工作
Opus Dei - 為了愛而工作

「工作誕生於愛的表現,又以愛為依歸。」[1] 當我們閱讀聖施禮華這些說話時,某些問題自然會浮現於心底,無形中也變成了與天主的誠懇對話:我為什麼要工作?我工作得好嗎?我在工作中想得到什麼?這些問題也在提醒我們,生命的目的並不是「生產」,而是愛天主。「成聖並不是在於每天做些愈加困難的事,而是在於每天以更大的愛德去完成它。」[2]

許多人做工作,做很多的工作,但卻沒有把它聖化。他們做事,建設,找尋結果。他們因著責任感、或是為了賺錢、或是因著野心而工作。他們有時成功,有時失敗。他們也許會感到工作有趣味、刺激,或許會覺得它冗長、沉悶。工作有時可能會帶有滿足感,但是也會導致擔憂和緊張。有些人會被過度活躍所克服,但是亦有些人會受制於懶惰。有些人會工作至疲勞過度,但是也有些人會竭盡全力去避免疲倦的機會。

以上所有的態度也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它們都出於被罪惡所傷害了的人性,罪惡所帶來了的衝突和混亂。它就像聖保祿所說的:人以他的肉體 (“animalis homo”),在這一個迷宮內遊蕩,被困著,而且未能找到前往自由真正的意義的途徑。

然而,這條道路必須透過提高我們的視野,以在天上俯視我們的天主之光去默觀我們的生命和工作。聖施禮華在《道路》中亦寫到:人只有平面的視覺,貼附在地面上的兩度空間。當你活出超聖的生活時,天主會賜給你第三度空間:高度。因這空間,有了角度,重量和體積。[3]

工作誕生於愛的表現

其實,「工作誕生於愛的表現,又以愛為依歸。」[4] 對基督徒來說是指什麼呢?首先,我們必須透徹地了解,聖施禮華所說的愛所指的是什麼。人可會有一種稱為「肉慾」的愛,即是他為了滿足一己私慾的愛。一個天主的兒女的工作,不會是出於這一種愛,儘管他或她會以很強烈的興趣和熱誠去工作。

基督徒不應只是出於感覺,或在順境時才工作。他們的工作態度,是出於一種比較優越、和為別人的好處而著想的愛:就是善心,不是私心。如果這種善心之愛是相互的,它就是友誼之情。[5] 又如果雙方為了友誼之好處而獻出的不只是身外物件而是自己則更甚: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6]

我們能夠以超性的友誼去愛天主,因為祂使我們成為了祂的子女。祂渴望我們如子女般依賴祂,並且視其他人為祂的子女、我們自己的兄弟姊妹。這就是主業團創辦人聖施禮華所說的:工作生於愛 中所指的愛。它是天主的子女對衪的孝愛,也是一種為了天主而愛別人的超性愛德:天主的愛,藉著所賜與我們的聖神,已傾注在我們心中了[7]


渴望別人得到益處,並不等於經常尋找機會去討好他們。有時候,他們渴望得到的東西並不會對他們帶來益處,就如同母親亦不會將兒女想得到的所有東西都給他們,因為這樣會對他們有害。相反,熱愛天主,意味著經常願意去實行祂的旨意,因為祂的旨意是聖善的。

因此,對於一個基督徒來說,工作是出於對天主的愛。子女般的孝愛,會促使我們去願意履行祂的聖意,而衪的聖意是:我們要工作。[8] 聖施禮華經常說,因為他對天主的愛,他想像著自己好像是一頭驢子,不停地繞著井邊走,做著打水的工作。[9] 所以天主祝福了他的慷慨,賜給了他豐盛的恩寵,在世界各地結出了無限的成果。

值得我們經常反思的問題是,「我們為何而工作?」是為了對天主的愛還是對自己的愛呢?有時我們會有其他的答案,例如是為了「必須」。若是如此,是因為我們的省察不夠徹底,因為工作是為了「必須」不應是個終極的答案。

我們必須生活。但是我們為了什麼而生活呢?是正如聖保祿要求我們的:為了天主的光榮 [10],還是為了自己的榮耀呢?這也是我們為什麼進食及工作的原因。這正是最中心的問題。如果我們很真誠地省察自己,由衷地祈求天主的亮光,我們就會清晰地見到自己努力工作的原因,而天主亦會賜給我們恩寵去淨化心靈,及期待著祂賞給了我們的各樣才能可以結出的愛的果實。

工作是愛的呈現

一個基督徒的工作能夠展現出愛,不單是因為正如我們先前所說的,工作是出於對天主的愛,更是因為對天主的愛引導著我們把工作收得好,因這是天主所希望的。人類的工作,的而且確是在參與著創世的工程。[11] 再者,因愛而創造了萬物的天主,也渴望祂所有的工作都是完美的——Dei perfecta sunt opera [12] ——而祂想我們在工作中效法祂。

我們的工作的完美模範是基督。福音告知我們,祂所做的一切都好[13] 當祂以祂的天主性去行奇蹟的時候,在場的人都自然地發出這句話。但是,正如聖施禮華所說的,這句話也能應用於衪以祂的人性,在位於納匝肋的工場內的勞苦工作。這工作是祂藉著對天主和對我們的愛而完成的。這種愛,就是透過完美而表現出來:不但是工藝技術上的完美,而且是深切的人性的完美:就是所有人性的德行的實踐,體現出熱愛、歡樂和犧牲的精神。

當我們把工作做得完美時,就能夠成為對天主的愛的表達。但這不是意味著它的結果必定是好的,只是意味著我們付出努力,盡一切方法試圖把它做好。


一個為了自私的理由而努力做工作的人,和一個因天主和其他人的愛德而做工作的人,兩者間的不同處,就像加音和亞伯爾兩人的奉獻一樣。亞伯爾力求以最優良的祭品奉獻給天主,而天主也悅納了他的奉獻。上主也盼望我們付出同樣的奉獻。

「對於天主教友而言,工作不僅僅是做做本職工作;工作是愛,是在盡職與犧牲方面樂意地克勝自己,奉獻自己。」[14] 「像天主的凝望工作:laborem manuum mearum respexit Deus , 天主也看待我們的工作因此,我們的工作必須是神聖而且堪當得起天主:不單只把一切事做到絲毫不差,而且是以正直,高尚,忠誠和正義的精神去做。」[15] 這樣,我們的工作不但是正直和神聖的,而且也成為了祈禱。[16]

當一個人為了對基督的愛而工作,他的行動便會自然流露出這種愛。和不同的人一瞬間的接觸,可能不足以去定奪他們各自在做著同樣的工作的不同動力。但是如果我們可以仔細地觀察他們對工作的態度--不單是技術上的,而且是他在工作時對其他同事的服務的精神、忠誠和歡樂--我們就不難看出誰人有著bonus odor Christi [17] ,基督的馨香。

耶穌教導我們,那時候,兩個人同在田間,一個被提去,一個卻被遺棄;兩個女人同在磨旁推磨,一個被提去,一個卻被遺棄。[18] 其實,他們所做的是同樣的工作,分別就是他們以不同的途徑和方法去做:其中一種方法鍾悦於天主,另一種則不是。

然而,在這麼強烈的物質氛圍的環境,我們很容易會忘記自己是被召叫去分享永生的,反而讓自己沉溺於當下的物質生活。所以,聖施禮華強調:「你們要面對天主地做工作,不要尋求人性的榮耀。有些人做工作是為了權力、名聲或財富,以滿足個人的野心,或是為了表現出自己的工作能力而感到的驕傲。」[19]


在這氛圍中,要去留意誰是一個為天主的愛而做工作的人,確是不困難的。當正義體現於愛德而不是冷酷乾澀的時候,別人怎會看不出來呢?或者當一個人為了天主而不是為了自私的原因而努力實踐正義,為了愛天主而不是愛自己而服務他人的時候也是一樣。

如果某人的工作沒有展現出對基督的愛,那可能是這種愛火已經熄滅了。如果它的溫暖已經不被感受到,如果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已經不能看出他是一位忠誠的基督徒還是只是一個有禮和可靠的人,這可能是表示著鹽已經失了味道了。[20] 對天主的愛是帶有傳染性的,能使他人也去分享的大喜悅。我的工作是否能展現出我對天主的愛呢?這個問題可以讓我們多多祈禱。

為了愛而做的工作

以愛心去工作,出於愛的工作,就是為了愛而做的工作。這工作已直接對愛,也是在某人的愛中成長,往愛德的成長。這對一位在基督內成長的天主教教友,無論在人性或天主性也是神聖的點綴。因此,工作使我們成聖。

在工作中成聖,就是如何讓自己被天主聖神聖化。衪就是天主聖三的愛,衪居住在有恩寵的人靈中,並使它充滿愛德。這代表著與衪並時及合作,在工作中把衪對我們的愛實行出來。如果我們溫順地接受祂的活動,如果我們為愛而做事,那麼師保聖神必會聖化我們。衪會增強我們的愛德,我們去愛他人的能力,使我們能夠擁有一種更深入及更持續的默觀生活。

工作是我們為了愛而做從而也是為了自己的成聖而做,所以它也會使我們更加完美:它的目標是使我們肖似基督perfectus Deus, perfectus homo[21] 為了對天主的愛、因天主而對他人的愛而做的工作,需要我們實踐各樣基督徒的德行。最重要的,就是信德和望德。這兩種德行都是先於愛德和因著愛德而得到活化的。還有就是各樣人性的德行。愛德是藉著它們而行動和展現的,也使它們成形。我們的工作也必須是我們能夠活出所有人性和超性的德行的地方:勤奮,秩序,善用時間,堅毅地完成每項工作,對小事的關心;和對他人的細微的服務。這些服務實在是一種誠心和美妙的愛德的表現。[22] 如果我們要在世俗中成為默觀的人靈,實踐人性的德行是必要的,尤其是要把自己的工作轉化成一項祈禱和喜悅於上主的奉獻,一種度默觀生活的機會和方法。

聖施禮華曾經說道:「我度默觀生活,是因為我工作;我工作,是因為我度默觀生活。」 [23] 愛天主和認識天主(就是默觀)也是他工作的原因。因此他說:「我工作,是因為我度默觀生活。」而漸漸地,工作也成為成聖及默觀之路:「我度默觀生活,是因為我工作。」

這像是一種巡迴的行動:由默觀去到工作,又由工作去到默觀。一步一步地指向處於中心位置的基督,祂引導著我們朝著祂的方向走,同時使我們帶著一切事物而走去,好使一切都能夠藉着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內,一切崇敬和榮耀歸於天主聖父及聖神。[24]

因為天主兒女的工作是為了愛而做的工作,從而聖化他們,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在成聖的領域上,職業是無分貴賤的。

「工作的尊嚴,植根於愛。」[25] 「所有的工作都可以擁有著同一的超性性質。工作是無分貴賤的。任何以愛德完成的就是偉大的工作。當基督化的人生的意義缺乏時,人認為是偉大的工作也就變得渺了。」[26]

無論工作在人的眼晴裏是顯得多麼出色,倘若它缺了愛德,它在天主台前也是一文不值了。聖保祿說:我若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但我若沒有愛,我什麼也不算。 [27] 真正重要的是「聖化無論大或小的世物的努力,因為「愛」給一切事物開拓了新的空間」。[28]

J. Lopez

[1]聖施禮華,《基督剛經過》,48

[2]聖施禮華,講道筆記,引述於Ernst Burkhart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二册,295,馬德里,2013

[3]聖施禮華,《道路》,279

[4]聖施禮華,《基督剛經過》,48

[5]聖多瑪斯·阿奎納,《神學大全》,II-II231c

[6] 15:13

[7]5:5

[8]參閱創2:15;3:23,谷6:3,得後 3:6-12

[9]參閱聖施禮華,《道路》,998

[10]參閱格前10:31

[11]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81914日,通諭〈工作〉LaboremExercens25。天主教教理,2460

[12]32:4。參閱創 1:10,12,18,21,25,31。參閱天主教教理,302

[13]7:37

[14]聖施禮華,《犁痕》,527

[15]聖施禮華,19481015日的書信,26,引述於Ernst Burkhart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183

[16]參閱聖施禮華,《天主之友》,65

[17]格後2:15

[18]24:40-41

[19]聖施禮華,書信,1948101518,引述於Ernst Burkhart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193-4

[20]參閱谷5:13

[21]聖亞大納修信經

[22]蔡浩偉主教,200274日牧靈信函,13

[23]聖施禮華,在聚會中的談話手記,1964112引述於Ernst Burkhart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197

[24]羅馬彌撒經書,感恩經

[25]聖施禮華,《基督剛經過》,48

[26]聖施禮華,《會談》,109

[27]格前13:12

[28]聖施禮華,《基督剛經過》,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