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敬拜的耶穌在聖堂這裡

最後我於2016年3月20日聖枝主日,經收錄禮成為天主教徒,亦同時接受初領聖體。

個人見證
Opus Dei - 我要敬拜的耶穌在聖堂這裡

介紹

我叫Eric, 我自1976於浸信會領受浸禮到轉到天主教會時(20/3/2016),在基督新教聚會崇拜已超過40年。我太太是天主教徒(未婚前已是信徒),我們共育兩子一女,大兒子早年前已進入了修院(美國)當修生,很多時候他太太在通電話時都會談論到信仰、教理(基督新教和天主教間有很多共同話題可討論及勉勵)。

轉回到天主教會的經驗

2015初,我還是新教徒次我參加崇拜,講道中提到大家為何選擇這套衣服參加崇拜,為了崇拜完了去燒烤、飲茶行山?抑或是為了要見耶穌?選擇的動機和原因是甚麼? 之後,在一次與大兒子電話討論中,我就向他提到這次講道非常好的提醒,慢慢我們開始講及崇拜/彌撒的目的意義以下四點我們都同意不論在新教的崇拜抑或是天主教的彌撒的目的:1敬拜耶穌(我們的神/天主),2認罪求寬恕,3謝恩,4求恩。錯,這是我每星期到禮拜堂崇拜的意義及目的,至少這是我應持有的態度。於是我自此每次崇拜都特別留意我敬拜的是誰,耶穌你在這裡嗎?當我越留意,我越發覺耶穌不在這裡,我只是參加一個祈禱會,或是講道會,耶穌不在這裡。當我醒覺失去我的敬拜對象——耶穌——有一句聖經金句出現在腦裡:「天主對亞巴郎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到20159月一次崇拜後,我發覺我的感覺很乾澀,我知我要有所改變,於是毅然決定離開聚會多年的新教禮拜堂,轉到天主教聖堂參加彌撒。由於太太是天主教教友,以往我都有很多時候陪她參加彌撒,不過是以陪伴的心態去參加彌撒,現在是以敬拜耶穌的態度參與,我找到位置,我要敬拜的耶穌在聖堂這裡。自此,我便在天主教堂參加彌撒,我再沒有在新教禮拜堂參與禮拜。

20159月起一直在天主教聖堂參加彌撒感覺良好。兩個月後2015112日,一次身體檢查中,發現我得到心臟病。記得當晚醫生向我太太講述病情時第一句就説:你有嚴重心臟病,你的心臟左主血管已塞了九成!醫生強烈建議馬上要做手術,否則一旦病發,失救而死亡機率非常高,需要排隊等候手術室,兩天後馬上做手術!醫生解釋手術也有風險,嚴重的話可以是心血管爆破死亡等。一切都是上主的安排!那兩天湧上心頭的一句聖經金句:「生是為主而生,死是為主而死!」等候做手術這兩天沒事可做,我將大兒子在暑假時2015向一天主教朋友所講解的彌撒意義的錄音聽了多遍作為初初參與彌撒的我,明白到:彌撒——

  1. 是最好的祈禱,帶我更接近天主
  2. 重現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祭獻,跟兩千多年前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祭獻是同一個祭獻(分別在於一個是有流血祭獻,而彌撤是沒流血的祭獻)
  3. 神父作為司祭就是基督自己,而基督自己就是祭品,可從彌撒中神父成聖體中以下兩句說話體現得到:「這就是『我』的身體……這就是『我』的血」,所以在彌撒中基督作為司祭是奉獻自己的聖體及聖血。
  4. 耶穌是教會的頭,我們是教會,教會是祂的身體,故此耶穌的獻上,同時亦是我們與祂一起獻上。

回我的手術過程中只在手腕處局部施麻醉,而整個人是清醒的,我清楚感覺到醫生的心導管經過我的血管,經過腋下,胸口到心臟我心想,如果此刻我遇到意外身亡,我應該清楚。記得太太之前囑咐我手術期間,向耶穌祈禱將痛苦與祂的痛苦結合,為祂的救贖工程付出我些微的痛苦。就在窄窄的手術台上(不可能移動)恐懼的躺着,等待死亡隨時的到來,亦尷尬地躺着因除手術外袍,就沒有其他衣物,受着眾醫護人員的注視,有如待宰的羔羊當遇到痛楚,馬上祈禱獻給耶穌;就晬這樣經過接近兩個小時。最後手術是成功的。

翌日,我到小聖堂作感恩祈禱(那家是天主教會辦的醫院,所以有小聖堂),記得當天讀經有羅馬人書1516……使我保祿為外邦人成了耶穌基督的使臣,天主福音的司祭,好使外邦人經聖神的祝聖,成為可悦納的祭品。當我看到這「祭品」我馬上聯想起聖祭當中我與耶穌一起成為「祭品」,加上我在手術中痛楚及恐懼的經歷,更使我很容易代入「被宰殺的獻祭!自此我就以此態度參與彌撒了。而且,接著的一段時間,在彌撒中每當神父成聖體時,我的心仍可感到痛楚。

後來,有一次在教理班我有機會認識到李斌生(輔理)主教,我把我的經驗跟他分享,他解釋是聖神光照我,使我明白聖體的奧秘聖祭禮的意義當日我多口問了一句:如果我要轉回到天主教會有甚麼需要做呢?他說我的浸禮,天主教會承認的,只要辦收錄禮辦告解初領聖體及領堅振聖事就可以了。他還把我介紹給一個兄弟認識,他叫Paul可惜上了4堂教理班後,20161月,他要獲委任到澳門教區主教,我再沒有定時

20162月我有機會到澳門,心想趁機會探主教都好,於是透過兄弟,終於約了主教在主教府見面。當日有點狼狽,的士司機車錯我到主教山,加上下着大雨,累得原本一個小時的見面我遲了45分鐘,只剩下15分鐘見面主教人很好,他他下個約會推遲了10分鐘,最後還追問我有沒有決定轉回天主教會我不肯定的答,要看看聖神的光照,由於我仍很猶豫,好像剛才羅馬人書的章節15161516是廣東話形容猶豫的心情〕,所以我這樣說)。主教十分精明,說:「如果未領堅振,聖神怎會降臨呢?」

回到香港,我經常問自己是否真的要轉回到天主教會?對這問題我總是1516一次,在2月尾我再被問到有沒有下決定?雖然仍然是1516,但想到這是轉回天主教會的機會,想到每次參加彌撒都有份為眾教友奉獻自己,但沒有份兒領聖體,有點不甘心,所以雖1516」,最後都決定轉回到天主教會。當我决定轉回天主教後,阿Paul借我一本書甜蜜的家——羅馬,作者Scott Hahn曾是一位資深牧師,書中講述他由基督新教轉到天主教的經過及掙扎。看過他的故事,我放心很多,相信我的決定沒錯。

2016年聖枝主日前一,我收到通知神父想在聖枝主日考問我信德,看可否適合。於是,阿Paul安排了3雞精班廣東話的「精修班」幫我惡補,到最後一晚星期五補課完,我已準備上床休息,突然收到訊息:神父問Eric準備好在聖枝主日辦告解及初領聖體了沒?」Paul已待我肯定覆實可以!」當時感到高興又突然,雖然仍感到1516,我知道此時無灣轉」(沒有轉彎的餘地)了,為了不再讓自己猶豫不定,那晚我决定通知所有可以出席的朋友:這聖枝主日我會轉回到天主教會!

看到嗎?聖神透過很多人幫我,催迫我這個猶豫不定的人。事後我審視每個環節,聖神都有介入!

最後我於2016320日聖枝主日,經收錄禮成為天主教徒,亦同時接受初領聖體這是我第一次領聖體,而在2016326日(聖週六)我領受堅振聖事。

領聖體對我的意義

聖經6:53-57中,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 活,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樣,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

我還是新教教徒時,一直不眀白這段福音所說的,耶穌的肉真可吃?祂的血真可喝嗎?我在浸信會(很多其他新教一樣)只是記念基督的死亡,這樣,從何處可吃到基督的肉,喝到祂的血呢?除了天主教所教導的:在彌撒中的聖體聖血就是耶穌的體血,我再找不到了。

其實我沒有因轉到天主教會而有亢奮激情的感覺,記得在我初領聖體後的第二天,在工作地方的更衣室我的工作需要換上制服),當時更衣室只有我一人,我心裡突然感到一陣的暖流一股淡然而平安的暖流洗刷我心,我知道是耶穌到訪我心,我馬上就向祂祈禱!這次經驗以往沒有,之後到目前都再沒有。

但之後有很多次領聖體後都有所感動流淚,特別當我感激耶穌親臨我心與我一起坐席,就好像祂說:「匝凱,你快下來!因為我今天必須住在你家中。」匝凱是甚麼人?是一名税吏不受歡迎的人,但耶穌完全認識了解他。我是誰,一個不堪當耶穌到舍下來的罪人,但祂竟願意將我心清潔乾淨,還進來我心一起坐席,怎能不感動落淚?最近一次今年(2017年)四旬期的彌撒中,當神父將聖體放進我口時,我的眼淚幾乎要出來了!

記得上教理班提到領聖體是和耶穌基督共融,這就是領聖體的其中一個恩寵——與基督共融,但首要條件是我們要真心相信神父祝聖了的麵餅和酒就是基督的身體和基督的血,就是耶穌基督自己。這一點十分重要,這態度會直接影響了我們對待聖體聖血的行為。

還有其他共融的恩寵,包括與太太的共融,和其他教友的共融,以至與地上教會天上喜樂的教會痛苦中教會的共融。

還有另外的恩寵我們會慢慢成為基督自己我們進食,食物會成為我們身體一部份而領受聖體,我們會成為聖體一部份,成為聖體櫃(龕)。我們亦藉着這有形標記,獲得得救恩寵,就是永生這是耶穌親口的恩許。

雖然領聖體有多不勝數的恩寵,但小心領受,聖保祿警吿格林多教會(格前11:27-30):無論誰,若不相稱地吃主的餅,或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體和主血的罪人。所以人應省察自己,然後纔可以吃這餅,喝這杯。因為那吃喝的人,若不分辨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案。為此,在你們中有許多有病和軟弱的人,死的也不少

如果我們相信這麵餅就是耶穌基督,為何我們不恭敬地跪下用口去領受聖體呢?我在德信小學的聖家小堂學習是跪下領聖體,所以在其他聖堂一樣。

聖德蘭修女曾一位神父Fr. George William Rutler)說過她去過世界很多地方,令她最痛心是很多人用手領聖體。

領受聖體的心靈準備

領聖體的準備有兩方面,一是心靈,二是外在。因去領受耶穌臨在的聖體,我會在懺悔禮中認真的祈禱求寬恕有一次懺悔禮中念着懺悔經時,記起耶穌講述法利塞人和税吏的祈禱,那個税吏⋯⋯連舉頭望天都不敢,祇是捶着自己的胸膛說:天主,可憐我這個罪人罷!」我的禱詞越念越細聲,慢慢變成飲泣聲。

同樣,領聖體前,當神父說:「請看天主的羔羊,請看除免世罪者!來赴宴的人是有福的!」我就好像葛法翁的百夫長衷心這樣說:「主,我當不起你到我心裏來!」真的我不堪當主到我心裡來,但竟然召叫我如同召叫匝凱!

而外在方面,正如我一開始所說的一樣,為了見耶穌,我會盡可能衣端莊整齊,如參加宴會般。

我會守一小時的聖體齋,即彌撒前一小時除清水或必須的藥物外,不吃不喝,作為聖體的尊敬

準時或更早到達聖堂準備心靈。

我會跪下口領聖體。領受完就好好感謝。

我的分享到這裡完,結束前想介紹兩本書給大家,

1)羔羊的聖宴作者——Scott Hahn特別第一部份就探討彌撒

2)救贖聖事訓令》(由教廷禮儀聖事部編著:參加彌撒及領聖體的實務指引